歸零——回歸的是勇氣,從零開始的新生
【字體:
歸零
——回歸的是勇氣,從零開始的新生

作者:何興宏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17-9-22

    天色漸晚。

    點開手機,我習慣性地打開視頻,妻子正在家門口細心地照料著抱在懷里的兒子。我把與黃高何校長的最終談話結果簡單地告訴給了她,她只是平靜的問我:我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你想好了嗎?

    我真的沒想好,但是我又想了很多很多,我只是告訴她:等我回來再說吧。說完,我便驅車離開了黃高,駛上了大廣高速。一路上,胡亂的思緒總算沒給呼嘯而過的車輛造成威脅。從早上六點起床,七點開始高強度準備從沒接觸過的競賽課到此時的下午5點,我幾乎沒讓思維有一刻的放松,大腦像待發的弓弦,一直繃得緊緊的,腦海里始終縈繞著一個繞也繞不過去的難題:真的要選擇一切從零開始?!

    在這個并不大的小城里,我就是從零開始的,從大山走出的我和同窗四年的妻子放棄了落戶大城市的機會,而選擇了她的家鄉——武穴這座小城,從第一套商品房,到第一臺車;從第一個孩子,到今天的第二套房子。瞧瞧剛滿周歲的小兒子,再看看在農村勞累了一輩子,現在跟我們在一起的七十多歲的老娘,十八年吶!十八年的打拼以及十八年的變化,總讓我有一種自豪的滿足感和幸福感。我總是告訴大兒子:要像老爸這樣去奮斗!一切都會有的!

    在這個并不是很出名卻又讓我成長的接近百年歷史的一中里,我也是從零開始,從任課一個人一個年級的新手,到一個雖然不敢說很優秀但深受小城家長喜歡的班主任和城里高中同仁認可的生物老師,這些年我真的付出了很多很多,從多年的備課組長和理綜組長走到今天,雖然沒有收獲到一官半職,但在這兒,我至少已經扎穩了根;在這里,有著朝夕相處的同事;在這里,更有著深交多年的朋友和一群即將進入高三的孩子們。種種的回憶和不舍像潮水般涌來,最終化作一句帶有挽留的質問聲:你又怎么舍得離開?是啊!選擇歸零,可怕的不是對未來的擔憂,而是放下這一切的勇氣和決心。更何況,年過四十了,人生的上半場已經結束,在人生的下半場是否真的有勇氣從頭再來?!

    得知消息的同事告訴我:去吧,人生就是這樣,那兒有更高的平臺;年近八十的岳父岳母老淚縱橫,埋怨道:你們都走了,我要是再生病,非要去城里,誰來照顧我?!更讓我慚愧的是知道了消息的家長微信群和孩子們的QQ群突然一片靜寂。“武中最好的生物老師將離開武中了”,在不知那位家長留言后,微信群幾乎像消失了一樣。與此同時,孩子們的電話蜂擁而來:老師,你真的要走了?!

    真的,有太多的放不下,親人、朋友,一群從高一就一直落后但一直在努力且正在上升的可愛的孩子們。更有著一言難盡的顧慮:妻子帶著兩個孩子和一個七十多的老娘一時還不能全家團聚,去那兒,什么都要從頭再來:房子、孩子的學習、妻子的工作,太多的顧慮壓在心頭,我似乎感受到了這輩子從未有過的沉重。

    靜寂的幾天悄然過去,我帶著妻兒和老娘回到了山里的老家,微信和QQ群又熱鬧了起來,家長們說:“何老師,不讓你走是我們太自私了,希望你去那兒后還經常記得這批孩子們,國慶回家我再帶孩子去找你哈…..”孩子們說:“老師,去吧,記得別退出QQ群呀,最后一年我們不會讓您失望的!”同事說:“走了沒?晚上一起出來坐坐?”

    8月4日下午,我帶著仍然沒完全平靜的心情,還有放心不下我一個人獨自生活的妻子,驅車來到了黃高。這么多年來,她沒讓我自己洗過一次衣服,也幾乎沒讓我干過什么家務事,想想即將開始的一個人的新的生活,我心生愧疚,這么多年來她確實為這個家付出了很多很多。我想,我一個人應該能自己照顧好自己,但是她呢?我簡直不敢想在后來的日子里她是多么勞累。在車上,她一股勁的安慰我:“沒什么,這些年你沒干什么家務,我不是也一直做的好好的嗎?何況老娘還可以幫我呢!”

    剛剛踏進陌生的校園黃岡中學,接待我的是麻城老鄉陳忠新校長,那天天空湛藍,陳校長臉上掛滿了微笑,這總算給的我一絲絲親切感。接著,他迅速地給總務的彭主任打了電話,幫我拿到了房間鑰匙,他還告訴我:“考慮到我是年齡最大的一個,將這套面積最大的房子給了你。”在總務處汪老師的熱情幫助下,幾分鐘后就很快的解決了房子的交接和入住問題,讓我和妻子驚喜的是眼前亮堂干凈的房間,足夠我們全家居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衛生間里缺了幾個水龍頭,熱水器沒蓬頭,但后勤的水電工石師傅和宋師傅很快地幫我解決好了這一問題。晚上七點,當安裝師傅擰緊最后一顆螺絲時,一個家的雛形清晰地出現在我面前。妻子說:“真沒想到,黃高居然給你準備得這么好!心里漸漸有一種踏實感…..”

    上班了,年級主任是多年熟悉的同行童金元老師,和藹可親的王校長居然還是老家同一個鎮上的老前輩!接著見到了生物老前輩汪芳慧老師,教研組長吳紅衛老師,年輕熱情的張輝勇老師。食堂里,何校長告訴我,家庭的困難正在打報告給我解決。在預錄班的教學中,大家團結一致,工作的高效率簡直讓我吃驚,從早到晚,幾乎都沒閑著,到了晚上十點查完夜回到房間的時候,汗水早濕透了全身,但是一種充實感油然而生,悠閑了多年的慢節奏生活突然改一改還真的不一樣呢!一天,一周,半個月,在日子的飛逝中我漸漸的適應了規律性的生活,一群可愛的和我兒子一樣大的孩子,似乎什么都沒變,似乎又什么都不一樣,或許這就是歸零的感受吧,在一切的默默中正在完成新生的蛻變。

    歸零就是放棄過去的榮耀,一切從頭再來。好漢不提當年勇,年過四十又如何?雖然沒有剛畢業的大學生那種沖勁,但我有著他們沒有的那份執著和生活的沉淀!歸零,多一份明世的清醒、灑脫、從容和心胸的開闊,如同午夜的鐘聲,不是走向終點,而是新生的起點!

    有一位作家說過:自己把自己說服了,是一種理智的勝利;自己被自己感動了,是一種心靈的升華;自己把自己征服了,是一種人生的成熟;大凡說服了,感動了,征服了自己的人,就能面對一切困難和挫折。

    今夜,一個人坐在燈下,有感于何校長說到的歸零,我思緒萬千,寫下這二十多天的感受,這與其說是寫劉海英老師所要求的培訓總結,還不如說是回顧下走進黃高的心靈歷程,感受了,才知道路的方向;走過了,才知道路的踏實和艱辛。

文章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地址:湖北省黃岡市黃州區南湖路1號 電話:0713-8838888
    湖北省黃岡中學主辦 黃岡中學電教處承辦 網站備案編號:鄂ICP備12007430號
    建議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 在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瀏覽 管理登陸

    鄂公網安備 42110202000017號

    回到頂部